分工不同

马面突至,欲勾老张魂魄,老张恐极,好烟好茶重金款待,恨不能倾其所有以换阳寿,马面饱囊而去。未几,另一马面又勾魂,老张冤道:不是放我阳寿么?

新马面冷笑:傻,你被唬了,它不管这片儿……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iaohuao.com/xiaohua/17486.html

相关推荐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